灣家人。
隨便寫點什麼,想到就更新(。
近期:刀劍坑,へし沼
へしかわ!( ^q^)

关于

【刀剣乱舞】幸せな刃生の終わりかた

10/6-10/8 mitさん在台北南海藝廊舉辦的刀劍攝影個展《幸せな刃生の終わりかた》,算是觀後內心所感的產物。背景上沿用了mitさん「春、主は死んだ。」的設定,請以一個一定是BE的心理準備來看(。

當然最推薦還是看過攝影展,心中有些對作品的印象比較好XD

網上(主要是噗浪)還有很多非常厲害和專業的觀後評,可以的話很推薦各位去看看(可用#幸せな刃生の終わりかた進行搜尋)~那麼我在此先獻醜一番了XD


***


『春天,主人去世了。』


《春》


「已經完全聽不見了。」他這麼說道。「主人的聲音。」

之後便不再吭聲。加州清光坐在往常的位子上,習慣性的撥弄著髮辮。周圍響起紛雜...

【ハイキュー!!】畢業式(岩及)

好像有頭有尾的岩及(自己講

前一篇牛及煙霧彈新刊中的一段。


***


從禮堂走出的學生們帶著典禮結束後的餘韻未盡,三三兩兩集結而行。他們盡情地笑鬧、哭泣、說不出口或終於說出口的話,各自思忖著,在這段最單純的歲月留下逗點或句點。

及川徹慢下腳步,逐漸脫離了原本打鬧著的人群。四月的溫度對脫下西服外套的他來說仍有些透骨的涼,而當風吹過櫻樹、捲起花葉,染上粉色的同時似乎也暖了初春料峭。他看著夾道的櫻樹,從枝葉間能隱約看到,靠近校舍外圍、那棟熟悉的體育館。

而若是再望的更遠些,似乎還能從紛落的花雨中,遙遙看見沉澱了三年,帶著熱度及脈動、斑斕的白群色光影。

像是自樹葉間照下的光點,在腦海...

【ハイキュー!!】牛及小碎屑

真的是小碎屑,沒有頭也沒有尾。

設定的話,大學同校隊。再來太多我流設定了真是連自己都不想聽ry

算是自斷後路前導吧。(額


***


「你知道什麼叫善意的謊言嗎。」及川終於放棄克制,放任怒意在臉上跟話語中猖狂,「你要是不會撒謊,難道就不能少說點?」

即是到了如此,對方的表情也是冷靜到令人吃驚的地步──一直都是這張游刃有餘的臉哪。及川心想。而這正是他最討厭的一點。

牛島並沒有馬上說什麼。他的表情既沒有憤怒或悲傷,依舊是看著及川,接著別開眼,似乎想著些什麼──相較於以往對方向他挑釁時,又更久一些的思索。而當及川逐漸冷靜,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失控的話,丟下一句「抱歉、我說太過了,...

【ハイキュー!!】牛及短篇(噗浪跟風)

在噗浪玩了一個有趣的風:

「給我一小段你的文字,我會用自己的文風重寫一遍」

基本用意在於逼人復健。(選我正解

於是基友 @Chemical Zombie. 如此豪爽,大手一揮把他兩年前的牛及借我抄拿來給我玩...我還以為自己要還債還到明年了,真是NO ZUO NO DIE。

在此先附上基友原文連結:

http://jian012.lofter.com/post/32b3de_131ddb1

以及我只是照樣造句而已,文章的原發想都是基友的,麼麼噠!


***


及川現在徹底了解不僅排球不能夠單打獨鬥,上廁所也是。

大賽後餘勁猶存。及川背過球網,看向彼此慶...

【殺戮天使】誓言之地(Zack x Ray)

※殺戮天使ep4結局後腦補。

※死亡因素有。

恭喜嵐少實況完結!嵐少辛苦啦!


***


在那晚到來之前,她究竟在深淵中徘徊了多久呢?

Ray只記得,那晚打破寧靜的巨響之後,她又重新看見了高懸的藍月。那人披著夜色,背著清冷的月光,黑衣上斑斕血跡,狂傲的聲音點燃她內心的晦暗。

她想起自己曾經看過的書,關於宇宙的形成。啊啊,原來就是這樣。她明白了。當她心中的世界正不斷失去波瀾及色彩時,是他,又是他,挾著缺痕斑斑但鋒利依然的光,扎進她的心中,引起一陣轟然──圍繞著那個誓言,誕生出她的宇宙。

她踩過一地的玻璃──痛覺在心中暈成點點殷紅──,她抓住那隻手,身後的破擊聲像是黑暗低吼的威脅...

【MEZZO"】No title

魚腦如我又想不出標題了^q^

10年後的時間軸。至法國留學的環以及成為日本流行樂界知名作詞人的壯的故事。


***

從機場出來時早已是過了最後一班電車的時刻。正值櫻花初綻的季節,卻又碰上冬末最後一波寒流,入夜後竟還起了一點薄霧,兩旁櫻花開得稀落,似乎並不情願在這濕冷的季節中甦醒。

即便如此,環仍舊是那件在登機前就穿上的排釦風衣,原本手上還抓著一頂羊毛氈帽──足以應付法國最冷的季節,僅僅是拿在手裡就能讓全身都溫暖起來──他摸了摸頸子,最終還是把帽子塞回隨身包包裡。

聽預報說這幾天可能下探零度......但意外地還好?已經習慣那裏的天氣了嗎......

環聳聳肩,把原本掛在脖子上的圍...

【劍三】隨筆(2)(李仲義/唐無影)

寫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李唐還唐李(ry


***

身為一個武鬥派丐幫弟子,李仲義理所當然地不善動腦。小時候師父偶爾會教他點古詩名句,他不感興趣,嫌這些都是讀書人的玩意兒,啥人玩啥鳥,交給那些腦袋好使的弄去吧。

唯有兩句他記得特牢,誰說的也忘了,什麼......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酒杯空對月?這不特別的灑脫嘛,該歡脫時歡脫,有酒肉時便吃喝,簡直像是他的人生寫照。
唐無影冷哼以對。

讓你這腦滿腸肥的叫化子,也懂李太白的人生憂愁?少在那裏瞎賣弄,多好的金樽也能記混,堂堂詩仙的名句都給念臭了。
我才要說呢,酒杯便酒杯,還講究什麼金不金的,咱丐幫要是有這好東西,早當來換酒肉了......你腦子好唄...

【李仲義x唐無影】隨筆。

11月初的時候台版劍三免費版封測,被一群狐朋狗友拖去一塊玩

然後就不知道為什麼有了這個孩子(←


既然是隨筆就不要捉我文法or官方設定的蟲啦,

基寞cp有基寞cp的好處,胡侃也不會被噴(出息點?
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李仲義第一次見到唐無影這個人時,就覺有說不出的煩躁。


帶著陰陽怪氣的面具不夠,還又嚴嚴實實罩了一層黑布,說起話來悶聲悶氣叫人聽著不舒坦,講話時不時繞個圈,咬文嚼字還略帶譏諷,儼然是一種世家公子的範兒。李仲義是給丐幫在荒野撿來的,從小在幫裡長大,也沒讀什麼書,一群糙漢混在一起整天就是喝酒吃肉,心情好時互相叫囂個幾句就可...

© 一点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